您的位置:主页 > 医药网 >

一个破损的公文包他用了整整13年


发布时间: 2021-11-23

  潘东升,男,汉族,1964年9月出生,福建平潭人,中共党员,1984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历任福建省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副处长、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总队政委、科技通信处处长,三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福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福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一级巡视员。曾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2021年荣获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个人嘉奖。2021年9月25日上午,潘东升同志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在重要会议安保维稳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因公牺牲,年仅57岁。

  9月21日,中秋节,妻子给潘东升买了他爱吃的礼饼,“我想切开给他吃,他说吃不完浪费,先放冰箱里,等忙完这阵子回来再吃。”

  之后的几天,潘东升忙于工作,9月25日,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在重要会议安保维稳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因公牺牲。

  “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泣今日,再向潘局敬个礼;看东方,红日依旧日日升”……

  潘东升匆匆走完了57年的人生之路、37年的从警之路。他牺牲后,短短三天,有近万人次自发前来吊唁;互联网上,认识或不认识潘东升的人以各种形式为他送别。出殡当天,许多群众早早等候在灵车的必经之路,眼里含泪、手捧白花,送潘东升最后一程。

  近日,本刊记者来到潘东升工作生活的闽山闽水,透过他留下的点滴痕迹,去“认识”这位虽素未谋面却令人肃然起敬的公安局长。

  表面已经破损,提手也已经脱皮,黑色尼龙公文包看上去非常陈旧,静置在办公桌上,再也等不到它的主人。

  2008年,潘东升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参加晋监培训,学校配发了一个黑色尼龙公文包,从此以后,这个公文包便成了他的“新装备”。从福建省公安厅到三明,再到福州,直到牺牲前,用了整整13年。

  妻子劝他换个新的,但他舍不得。同事实在看不过去,偷偷帮他换了一个新提手,事后他坚决结算了费用。潘东升回到家,高兴地对妻子说:“你看,跟新的一样,还能继续用。”

  潘东升出生在福建平潭的一个海岛渔村,自幼家境贫寒,4个兄弟姐妹中,他排行老二。6岁时,父母外出打工,他成了留守儿童,由爷爷抚养长大。从小生活的不易和艰辛,让他养成勤俭朴素的作风。

  在潘东升的衣柜里,除了警服还是警服,几件白衬衣的领子都磨破了还接着穿;背心破了好几个洞,他让妻子补一补继续穿;唯一一套崭新的西装,是今年要参加儿子婚礼才买的。他总说:“衣服,干净就好。”

  “如果哪一天,哪一名民警看到我在哪个饭局上,你过来扇我两个耳光。”在福州市公安局,每名民警都熟悉潘东升这句振聋发聩的话。

  不参加应酬、不托关系走后门是潘东升给自己定的规矩。他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明确表示,任何打着自己亲友旗号要求照顾办事的,一律不要接待。

  “这么多年,我从未听到任何人提过曾跟潘局长一起在外面吃过饭,从未听说有人托关系走后门找了潘局长或其家人……”福州市公安局外联办主任郑兆璋说。

  “潘局长常说,只有个人的干净,才有做人的底气、干事的硬气、从警的正气。”福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潘臻颖说,作为省会中心城市公安局局长,潘东升麾下万名民警,利益牵扯方方面面,尽管如此,在公安队伍教育整顿中,没有一封关于他的举报信。

  身为领导干部,潘东升高度自律,对家人亦是严格要求,他常说:“干净是对自己和家人最好的保护。”

  直到潘东升牺牲,很多人才知道,他的妻子很多年没有工作,他却从未向组织提过要求,从未向有关部门打过招呼。

  “加入公安队伍,就要准备好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什么是躺着出去?就是时刻准备着,为党为人民牺牲生命。”这是潘东升第一次穿上警服,参加新警培训时老师对他说的话。

  “时刻准备着为党为人民牺牲生命”,这句话成为他愿用生命去践行的庄严承诺。

  1984年,潘东升以全班第一名的优异成绩从福州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毕业时,面对下海经商、出国深造等多种选择,毅然选择了加入公安队伍。他说:“人民警察是保护一方平安的崇高职业,干好公安工作是我毕生的追求。”

  37年来,不管在什么岗位、担任什么职务、从事什么工作,他都始终保持昂扬的斗志、顽强的作风,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工作起来“很忘我”。

  2016年5月8日,由于连日暴雨,三明市泰宁县池潭村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近10万立方米的土石倾泻而下,瞬间将一个水电站的施工棚和数十名工人掩埋。

  时任三明市公安局局长的潘东升接到警情后,立即拿起对讲机,冲上越野车,奔赴事发现场。

  “当时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大雨中,他手持扩音器,站在山路正中央、卡点最前沿,声嘶力竭地喊‘除救援车辆之外,其他车辆一律不得通行’。”三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政委罗志怀当时任泰宁县公安局局长,和潘东升一同参与了救援,“潘局长顶住压力,全力疏导交通,为救援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在那5天4夜里,潘东升与救援人员、参战民警并肩战斗:饿了,吃碗泡面、吃个馒头,继续救援;困了,在车上眯一会儿,爬起来接着指挥。在没过膝盖深的泥浆中,他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沾满了泥浆与汗水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他积极探索大集中、大整合、高共享的发展新路,实现公安核心系统全省统一标准、统一建设、统一建库、统一应用、统一运维;精心构建“三横四纵五维”融合式智慧安保模式,带领全市公安队伍圆满完成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金砖峰会“三合一”会议、数字中国建设峰会等1700余场活动安保任务;

  为实现民生案件的快侦快破,他带领队伍建成一体化运行、集约化管理、24小时实战化研判的合成侦查中心、合成情报中心。中心建成使用后,福州全市“两抢”案件发案数从一年700余起减少到2020年的77起,“两抢”案件破案率升至100%。

  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在前,日复一日的全身心投入,潘东升的身体亮起了“红灯”。

  2018年6月26日,他接受了肺部手术,切除的肺有半个成人拳头那么大。然而,手术后第7天,他就从病房赶到福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分析研判全市警情。此后的半个月,他开始在单位与病房之间往返。医生和家人怎么劝,他都停不住。今年农历大年初一,他突然晕倒,住院治疗两天,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随后几天,看望坚守岗位的民警,前往核酸检测点慰问医护人员,数次到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检查安保事项;

  9月24日,牺牲前一天,忙完工作的他拨通妻子的电话,但就是这最后一通电线年的从警之路上,他用忘我工作诠释着一名员、一名警察的神圣使命和高贵品质。

  “永葆对党的无限忠诚。”2019年8月22日,潘东升在龙山会议纪念馆参加支部主题党日活动时在留言簿上写下这句话。而这句话,正是他一生的写照。

  “1元钱的涨价看似小事,却是与民生密切相关的大事。乘公交的都是普通百姓,应该保障他们低票价通勤。”几年前,福州公交公司为了缓解运营成本压力,有意将公交票价由1元调至2元。作为副市长,潘东升积极向市政府建议。

  最终,他的建议得到采纳,福州公交票价保持1元不变并持续至今,惠及福州千家万户。

  当得知潘东升牺牲的消息后,福州市民林阿姨在网上留言:“潘市长是人民的好公仆,实实在在为民办事,我们将永远记住这位心系百姓的好局长!”

  潘东升在三明工作期间,常到单位附近的一家理发店理发。店主罗丽芳对潘东升最深的印象是平易近人、关心百姓。“他没有一点官架子,来理发的时候会跟我们聊聊家常,跟店里理发的客人或者周围店铺的人聊聊三明的治安情况等。”

  一次,罗丽芳亲戚家的小孩因叛逆期离家出走,情急之下她向潘东升求助,“没想到潘局长那么忙,还马上就帮忙找,最终将小孩平安找到。”

  “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潘东升常跟民警们说,“要牢牢记住‘人民警察’前的‘人民’二字。”

  潘东升坚持“老百姓从迈进公安机关大门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要接警”的理念。在他的推动下,从2020年7月开始,福州市公安局推出接处警首接首移责任制,大大提升执法质量和效能。今年1月至9月,福州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有效报警近93万起,群众对公安民警接处警满意率达97.94%,位居全省前列。

  今年7月8日,在潘东升的推动下,福州市公安局在派出所窗口设立“办不成事”受理窗口。民警对群众提交的“办不成事”事项及问题进行详细分析,查找具体原因。对于符合相关法律法规政策要求的,提出解决方案,依法依规尽力解决。对于特殊情况,启动会商机制,逐级上报研究解决。

  “刚开始对这个窗口存在误解,感觉像个‘噱头’,后来才明白这是真正从群众利益出发,想方设法解决群众遇到的难题。”福州市公安局社区警务指导处处长张开源说。

  把人民的利益高高举过头顶,将人民的冷暖时刻挂在心中。直到牺牲前一周,潘东升还在研究、准备出台第4批“我为群众办实事”项目。

  2014年5月,潘东升到三明任职没多久,来到距离主城区最远的岩前派出所调研时,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老平房宿舍,摆着一张窄小的木床、一张破旧的桌子,没有衣柜。食堂没法开办伙食,冬天没有热水洗澡。潘东升不由自主地坐到木床上,嘎吱嘎吱地响;掀开被子的一角,手伸到被褥里摸了摸,顿时觉得潮湿冰凉,还散发着一股霉味。

  当得知当时在三明市96个乡镇派出所中,有一半以上的办公楼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条件都像岩前派出所这样简陋时,潘东升眉头紧锁、心疼不已,他向民警们承诺:“我一定要给大家一个温暖的家!”

  很快,在他的全力推动下,三明市公安局全面推开“暖警工程”建设,在经费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专门挤出资金,协调有关部门支持,全面改造全市乡镇派出所硬件设施。

  如今,走进岩前派出所,食堂、浴室、洗衣房、健身房、文化室等“五大件”,电热毯、热水器、空调、电视机等“四小件”一应俱全。

  “暖警工程”完成以后,当时的岩前派出所民警蒋瀛特地向省公安厅写了一封信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民警们纷纷表示工作生活环境大大改善,工作干劲也更高了,真正实现基层派出所“人留得住,心静得下,神提得起”。

  “多亏了潘局,我们一家才能团聚,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一声谢谢……”听到潘东升牺牲的噩耗后,福州市公安局台江分局茶亭派出所副所长郑骅失声痛哭。

  郑骅在闽清县公安局工作长达15年,长期与福州的家人两地分居。“我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家中的4个老人、2个孩子都由我妻子一人照顾,聚少离多。”

  在福州,如同郑骅一般夫妻两地分居的民警不少,但工作调动一直是“老大难”问题。潘东升调任福州后,积极协调相关部门,探索出台“积分制”:对申请人按照婚龄、警龄、工作表现等进行量化、形成积分,再根据积分高低,公开透明、公平公正地解决民警夫妻两地分居工作调动、跨市双警家庭工作调动问题。

  目前,福州市公安局共帮助68名民警调动工作,让民警们跟家人团圆,更加安心地投入工作。

  一系列暖警惠警的政策举措,惠及广大民警;一件件充满关爱的小事儿,同样温暖着民警们的心。

  福州市公安局上街(高新区)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林州明至今还记得四年前的一次安保经历。

  当日,福州是高温天气,酷暑难耐。会议开始前,负责安保的同志们已经站岗执勤了3个小时。会议开始后,潘局长特意交代让民警们去屋里休息会儿,但因勤务安排,他们并没有撤下来。又过了20分钟,皮卡车送来了两桶凉茶,是潘局长特意交代的,“大家站岗执勤要注意身体,别中暑了。”

  听闻潘东升牺牲的消息,远在奇台援疆的林州明含泪剥了整整一碗平潭的花生,想让敬爱的“潘局”能再尝一尝家乡的味道。

  潘东升随身携带的钱包,是30多年前妻子送给他的,里面放着他和妻子、儿子多年前的合影。

  潘东升牺牲后,工作人员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找到了他随身携带的钱包。钱包已破旧不堪,里面夹着他和妻子、儿子多年前的合照。后来,大家才得知这个钱包是妻子袁秋榕30多年前送给他的,他一直随身携带。

  1991年,潘东升与袁秋榕结婚。袁秋榕回忆,当时住在省公安厅宿舍,他跟我说什么东西都没有,“我觉得他很憨厚,很关心人,就嫁给了他。”

  身为警察,潘东升很忙碌,特别是走上领导岗位后,很多时候时间都不属于自己和家人。

  “从到三明任局长至今,除了去年在家匆匆扒了两口年夜饭,又出去慰问外,一直都没有在家吃年夜饭,他跟我说‘我们很多民警都是外地的,我要去陪他们吃年夜饭’。”袁秋榕说,他十几年没有休过假了,儿子结婚的当天下午他还去开会。

  “每次在家吃晚饭,他都会跟我说谢谢。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我们,都是我一个人在家忙前忙后。”袁秋榕说。

  每逢节假日看到别人出去旅游,潘东升会跟妻儿说“对不起”。“从结婚到现在,我们没有去过其他地方。”袁秋榕说,有时间的时候,他会牵着她的手散步,说等他退休了,一起出去旅行。

  儿子潘键民回忆,小的时候,爸爸舍不得给自己买东西,但会骑摩托车到很远的地方给他买苹果,要求他每天吃一个。身为人父,潘东升虽然忙,但从不会缺席对孩子的教导,“爸爸总是告诫我做人要正直、善良、正派。”

  下班回家时,潘东升总会提前打电话,说自己要回来了。妻子会热好饭菜,站在阳台等候。潘东升的房子在第9层,等他到了楼下,都会笑眯眯地向妻子挥手。上班时,妻子总是送他到家门口,他到了楼下,总会回望站在阳台的妻子,说一句“我走了”。发泡胶项目建议书冬奥问“冀”丨崇礼公共交通如何践行“绿色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