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医药网 >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民警们谈起他来为何


发布时间: 2021-11-23

  “他刚走的那几天,我无法谈起他。一想起他,总希望他还在,想起他啊,就忍不住掉眼泪......”身着警服,以“男儿有泪不轻弹”为座右铭的民警们谈起他来,为何大多忍不住哭了?

  他是福建省公安厅党委原委员,福州市政府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一级巡视员潘东升。9月25日,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因公牺牲,年仅57岁。

  长期的高压高强度工作,严重透支了潘东升同志的健康。但那句入警时“时刻准备着,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始终没有褪色。

  牺牲之前,他还在繁忙的工作中如陀螺般旋转,甚至与妻子的最后一通视频电线次。

  1984年,潘东升从福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软件专业毕业了。他的成绩全班第一,不少同学劝他下海经商,老师也劝他出国深造,但他毅然选择了人民公安事业。他说:“人民警察是为群众做事,保护一方平安的崇高职业,我想加入这支光荣的队伍。”

  从他作出决定的那天起,“我应该!”的使命感,就时刻体现在他的行为里。37年从警路,岁月流转,潘东升的岗位在变,但作为人民警察,他的为民爱民初心却一直没变。

  2016年5月8日凌晨5时许,泰宁县池潭村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一个水电站的施工棚和数十名工人被掩埋了。5时30分,潘东升一接到警情,立即拿起对讲机,冲上越野车,奔赴事发现场。

  当时,天空电闪雷鸣、暴雨如注,仅有2米多宽的山路泥泞不堪,路两旁不时还有塌方和山体滑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潘东升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事发地,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指挥现场秩序维护,组织抢险救援。

  他当机立断,在事故中心周边设置了3个交通卡点,疏导各类车辆。一些没有专业救援设备的施工车辆不听劝阻,挡住救援通道,他手持扩音器,站在山路正中央、卡点最前沿,声嘶力竭地喊:“除救援车辆之外,其他车辆一律不得通行!”正是他的果敢坚决,大型救援车辆、救援队伍快速到达事故现场,为救援工作赢得宝贵时间。

  在救援的5天4夜里,潘东升与救援人员、参战民警并肩战斗。饿了,吃碗泡面、垫个馒头继续救援;困了,在车上眯一会儿,爬起来接着指挥。

  在没过膝盖深的泥浆中,他跑前跑后,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沾满了泥浆与汗水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山区的深夜尤其阴冷,雨停了又下,而他唯一能够御寒的,只有一件破旧的雨衣。潘东升的言行感染着现场每一名救援人员,也带动了救援工作有序开展。

  潘东升常说:“要牢牢记住‘人民警察’前的‘人民’二字。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在三明的乡镇农村,骑摩托车不戴头盔曾经是一个普遍现象。有的群众嫌麻烦,有的因家庭经济拮据,不想花钱买头盔。然而,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群众受伤甚至死亡的事例让人痛心。

  2014年,潘东升来到三明市公安局任职后,大力倡导“管理要硬到不敢为、服务要暖在心坎上”的执法理念,引导民警们“处罚不是目的,一定要帮助群众把头盔戴上去”。

  此后,三明市公安局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头盔行动”,推出了一系列群众喜闻乐见的管理新举措:从原来罚款100元到不予处罚但要求群众买头盔戴上;派出所购买头盔,让群众临时借用;给困难群众送头盔⋯⋯如今,三明市乡镇农村的马路上,骑摩托车戴头盔已成为群众的自觉习惯,交通安全意识越来越强。

  “这样的执法给了我实实在在的温暖,也让我以后更加遵守交通规则。”当年获赠过头盔的群众邹满生很是感慨。

  “只有个人的干净,才有做人的底气、干事的硬气、从警的正气。”在福州市公安局,民警们都对潘东升局长说的这句话十分熟悉。

  无论是在省公安厅,还是在设区市公安局,无论是担任普通民警,还是成长为主持一方治安的副市长、公安局长,潘东升始终在心底深深划上一道“红色警戒线”,发扬艰苦奋斗作风,以近乎严苛的廉洁奉公、不留余地的清正自律要求自己,做好表率。

  从小生活的不易和艰辛,让潘东升养成勤俭朴素的作风。2008年,潘东升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参加警衔晋监培训,学校配发了一个黑色尼龙公文包。这个公文包,潘东升用了整整13年,公文包的表面已经破损、掉色起皱,提手也脱皮了。妻子劝他换个新的,但他舍不得。同事实在看不过去,偷偷帮他换了一个新提手,事后他坚决结算了费用。

  潘东升回到家,高兴地对妻子说:“你看,跟新的一样,还能继续用。”他对公文包不讲究,对每天要穿的衣服也是如此。他总说:“衣服,干净就好。”他的衣柜里,除了警服还是警服,几件白衬衣穿了又穿,衣领都磨破了,唯一一套崭新的西装,是今年要参加儿子婚礼才买的。平时,他与妻子散步穿的运动服,也是儿子“淘汰”下来的。

  潘东升经常教育民警要算好“政治账”“经济账”“感情账”,叮嘱大家向他看齐,怀着敬畏之心,干净清白做事,珍惜这身警服。他不抽烟,也不参加应酬,多次在福州市公安局的大小会议上,向全市两万多民警、辅警表态:“如果哪一天,哪一个民警看到我在哪一个饭局上,你过来甩我两个耳光!”

  这句振聋发聩的话语,福州民警、辅警记忆犹新,也时刻警示大家严于律己、洁身自好。

  潘东升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明确表示,任何打着自己亲友旗号,要求照顾办事的,一律不要接待。年过八旬的老父亲平日里喜欢喝点酒、抽些烟,他反复叮嘱父亲,不能收别人一丝一毫的东西。他常常教育儿子,绝对不能以他的名义找民警帮忙,不要去跟周边人争高低,不要拿不应得的东西,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有人把科技创新比喻成科技强警的一把“密钥”,是打开智慧武器库的金钥匙。在福州市公安局,许多民警都认为,潘东升就是这样一个拿着“密钥”的人。

  30多年来,计算机科学系软件专业毕业的潘东升,一直致力于科技通信、网络安全等方面研究与实践,是大家公认的技术型人才、专家型干部。

  到任福州后,潘东升倾注了大量心血在福州市公安局情报信息中心和合成侦查中心的组建上,探索建立了具有福州公安特色的社会治安多维度感知系统。

  5年多来,在这套系统的支撑下,福州警方挽救了上百名轻生的生命,找回了上百名离家出走的青少年,更排除了上千起社会治安风险隐患。

  “潘局长主动担当,顶住了所有压力,建立起这样一套完善的风险研判系统。他可以说是福州合成作战的理论创造者、规划师以及实践带头人。”福州市公安局情报信息中心政委钟兆银十分感慨。

  凭借在计算机领域的丰富经验和深厚功底,潘东升脱颖而出,在2001年3月省政府聘任的19名数字福建专家委员会成员中,仅他一人来自公安系统。

  担任“数字福建”专家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期间,潘东升负责日常工作,敏锐抓住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发展时机,创新推动“数字福建”电子政务总体设计,在全国率先推进政务公共平台建设,助力“数字福建云平台”、省财政厅“金财工程”等重大项目落地,指导建成全国首个“视听到乡、广播到村”的全省应急视频会商指挥系统,为数字中国建设探索福建路径、提供福建经验,有效助力数字中国建设发展及在福州落户举办峰会。

  2018年4月,福州市举办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潘东升的专业特长在安保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创新启动“智慧安保”系统,集智慧安检、智慧交通、AR全景、警用机器人等多项功能,打造立体“云防”。潘东升特别注重细节,既关注安检的质量与效率,又顾及群众的感受和体验,他敏锐地意识到,下午阳光直射将导致安检设备的图像曝光度过高,影响人脸识别自动安检系统的通过率。

  随后,他顶着阳光,一遍又一遍地在安检口来回试验,最终确认,阳光直射情况下,人脸识别通过率为6秒1人,要比正常时段的2秒1人慢了不少,容易在安检处出现人员滞留。他马上调整方案,在每个安检区域开设1/5的传统快速通道备用,其专业水平、敬业程度让技术专家敬佩不已。

  2020年初,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潘东升又组织福州市公安局技术力量,独创“超算”疫情数据模型,与边检、海关、外办、防疫等部门建立数据共享机制,全力做好涉疫数据核查和流调溯源工作,确保涉疫线索“一条不漏、一刻不误、一查到底”,助力福州市在全省首批实现现有病例、疑似病例“双清零”。

  在民警们眼中,潘东升就是一个追求卓越、推崇创新的专家型领导干部。他牺牲后,不少民警遇到技术难题,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潘东升,总是不自觉地拿起手机打他的电话。然而,电话已无人接听,回过神来时,顿感惋惜与心痛。

  “潘东升始终对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心存敬畏,始终保持着人坚定的理想信念,始终没有忘记人民警察的初心使命,兢兢业业,为公安事业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我们怀念他,也将以他为榜样,奋发有为,干净坦荡,忠实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的职责使命。”刚刚到任的福州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督察长王锡章说。

  潘东升牺牲的消息传开后,悲痛之情萦绕着福州城。逾万名公安民警、干部群众为了再看他一眼,自发前往吊唁、哀思缅怀,敬献的花圈摆满了医院吊唁厅的走廊。出殡当天,灵车缓缓驶过之处,不少群众眼里噙着泪光,不住地挥手、致敬,泪别他们最敬爱的“潘局”。粗心乘客将羊肉切片机遗落出租车上 望司机归还福莱特拟收购大华矿业、三力矿业两公司 标的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