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汤姆森数据查询 >

整形又添失败惨案:8名术者被毁容


发布时间: 2021-11-18

  11月12日,48岁的女士陈华(化名)到荣军医院做整形手术,术后苏醒期间,突然出现窒息,抢救无效身亡;11月15日超女王贝在武汉中墺整形医院接受面部磨骨手术出现了意外事故,血液通过王贝喉部进入气管,经转院抢救无效死亡……频频发生的整形致死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对医疗美容安全问题的担忧。近日,又添整形失败被毁容的惨案。

  乌鲁木齐8名女士联合向媒体爆料称,她们先后在同一家私人诊所接受美容手术后,出现了并发症,不但没有变美,反被毁容。她们要“讨回”属于自己的美丽,却发现有关部门对私人美容诊所监管不到位;另寻医院救治,又发现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接诊……

  8位女士的美容经历雷同,都是在一家叫做“张秀云西医诊所”进行的手术。11月29日,记者见到了8名受害者中的4位。

  玲子说:“2010年6月18日,我第一次去‘张秀云西医诊所’时,诊所的负责人马艳非常热情,介绍自己‘在韩国学习过、在日本进修过,是美容博士,技术在乌鲁木齐市是一流的’,然后她捧着我的脸提出整形美容的建议,并承诺‘手术后绝对让你媚媚的’。”

  在马艳的劝说下,玲子于次日交了16000元后,由马艳主刀,做了补眼轮匝肌的手术。

  “马艳告诉我,手术后只要三天拆线就好了。可一个星期后,我的眼睛不但没好,还长出了许多疙瘩。”玲子回忆说,因为眼睛难受,她再次找到马艳。马艳给她的眼下打了一针,但一个月后,她的眼睛仍然没有恢复,还伴随瘙痒、流脓、视力下降等症状。

  年逾50岁的孙慧(化名)想通过美容让自己变漂亮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马艳。孙慧说,马艳特意拿出一个鼻梁假体给我看,说是从日本带回来的高尖端科技产品,原价至少在5000元,“你是朋友就给1500元”。

  孙慧说:“手术后一周,眼睛开始出血,我多次上门找马艳,她说是正常反应,打打消炎针就会好的。经过多日的治疗,我的眼睛还是没有好转。马艳给我装的鼻梁,总有胀痛感,而且还可以左右移动。”

  被“忽悠”进诊所的果果,也有着相似痛苦经历:“我躺在手术床上时,马艳拿来一张纸让我签字,说是术后的一些注意事项。我就按照她的指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来才知道那是手术协议。”

  在打针消炎的同时,她们先后前往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五附属医院、军区总医院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的美容专科求医问药,也去了几家较大的私立整形诊所咨询。然而,得到的答复是:无法接手诊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责任算谁的?

  果果说:“专家看了我的症状后,都摇头,说怎么能做这样的手术?眼睛部位怎么敢随便注入药物?当我请求医院专家治疗时,他们都拒绝了,担心万一出现交叉感染,责任难以界定。”

  丽丽说:“如今,我们求医无门,痛不欲生。现在已经不敢求美了,只求自己能健康就好。”

  玲子说,一些专家看了她的症状后说,脸上的肌肉组织僵硬的原因是注入不明物质后没能吸收,移位或凝固造成的。至于注入的是什么,那得通过医学鉴定。

  日前,记者随同玲子等人来到位于乌鲁木齐市天津路博雅居小区。在小区临街的楼体上,有醒目的“张秀云诊所整形美容”广告字样。国家税务总局:传承百年薪火 奋斗筑梦青春

  在诊所里面,记者看到了放在办公室柜子上的工商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经营者的名字都是张秀云。据玲子等人介绍,她们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叫张秀云的人。在诊所的接待台处,放着大量“马艳整形美容”的贺年卡广告,上面介绍马艳为整形外科主诊医生、全科医生、整形外科研究生。其广告词是:高超技术形成的自然美是您最放心的保证。

  在马艳的名片上写着: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门诊部整形美容科,背面则列了30余个手术项目,其中包括驼峰鼻矫正、隆下颌、隆胸、乳腺纤维瘤摘除等比较高难度的手术。

  记者说明来意后,马艳说:“现有两台手术要做,没有时间接受采访。速览 三年目标五千亿?黄光裕首次公开露面宣布。很欢迎你们采访,也希望事情线小时都开着。”

  记者在第二天拨打马艳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问询店员被告知,马艳去外地学习了,大约需要半个月才回来。

  然而在11月29日,记者在天津路工商所采访时,马艳又出现在工商所。面对记者发问,马艳称“我有权不接受你们的采访”。

  声明:39健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